第98章 太史慈(1/ 2)

荀和是在兴奋陈暮的预言成了真。

这说明什么?

说明如果假如杨赐明年也死了的话,那么天子活不过五年,也有可能是真的。

虽然杨赐在当年士人中声望甚高,也算是朝中少数正直的大臣。

但他已经七十多岁,生老病死人之常态。

所以荀和虽然惋惜,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更何况这还是天命。

上天要你死,你就必须得死,谁也无法违抗昊天老爷。

荀和很清楚,既然西北发生动乱,明年杨赐又真的死了的话,那么他就得早做打算。

正如陈暮所言,党人们的对手并不是宦官,而是皇帝。

唇亡齿寒的故事就是在告诉世人,当一个国家的国君目光短浅,贪恋钱财的时候,那么这个国家离灭亡也就不远了。

党人其实并不在乎当今皇帝是谁坐,就好像王芬会策划废立天子一样,他们在乎的是政治得到清明。

因此假如现在的天子死了,换一个年幼的天子上位,他们反而会很高兴。

因为这说明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,每个人都有了新的奔头。

所以如果筹划得当的话,按照陈暮所说,学陈蕃窦武,率领精兵进宫除掉宦官,那么这天下立即就会海晏河清,重新走上正轨。

这就是荀和想要看到的景象。

厅中众人同样惊讶于陈暮算得如此精准,王章抚须说道:“看来这陈子归确有能耐。”

刘表也道:“既然如此,这陈子归似乎可以信任,公舒便去问问,看他有何法子救下吕公。若是他能将吕公救下,我等必然感恩戴德,铭记于心。”

“那诸公今日暂且回去,上书之事待我询问一下那陈子归再说。”

荀和提议。

“公舒说的有理,就这么办。”

“谋定而后动,确实应当如此。”

“那我们过两日再聚。”

众人觉得荀和说得有道理,现在与其去和宦官碰个头破血流,还不如找个时机静观其变。

党人们是不怕死,但那么多年追捕,也该静一静心,有点耐性。

如果陈暮那边确实有好办法,又何必急于一时呢?

......

......

陈暮这个时候正在写信。

在上上个月于广宗分别之后,又有两个月与老大哥刘备没有联系了,老大哥送来了一份信,陈暮得写回信。

东汉时期想寄信可不容易,虽然有驿站,十里一亭,五里一邮。亭也担当着驿站的作用,各州郡县往来公文,都由各衙门的奏曹吏输送。

但实际上驿站只有在送重要公文,上面盖上各州郡县的长官印章之后才可以使用,再加上现在乱世,很多地方的驿站亭舍都已经荒废,沿途山匪路霸无数,从济南千里迢迢送一份信到洛阳来,代价会非常大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