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章 试探(1/ 2)

战正初也在片刻之间调整了自己的情绪,笑着说:“你们好!你们好!呵呵,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两位投资高手居然是这么年轻美丽的姑娘,认识你们战某也是三生有幸了!”

夏以沫看一眼梓筠,知道她一向懒得寒喧,遂微笑着说:“战老先生过奖了,能见到您才是我们这些晚辈的荣幸!”

战正初点点头,问道:“Skye小姐是中国人?中文名字叫什么?”

夏以沫笑容浅淡:“我是中国人,您可以叫我斯凯。”

“斯凯小姐是本市人吗?”战正初的目光紧盯着夏以沫。

夏以沫迎着他的目光,笑语不变:“不是。”

“哦?”战正初收回了目光。

他掩饰的手握成拳在唇边咳了一下:“呵呵,斯小姐,你让我想起了一位曾经认识的小姑娘,你跟她长得很像。”

夏以沫依旧微笑,并没有说话。

“来,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两个孙子,战呈卓和战时濂。”他一手拉了一个孙子,目光却没有离开过夏以沫的脸。

夏以沫与梓筠的脸上带着完美的笑容:“你们好。”

平静、平淡得依如所有的初次见面。

战时濂依如继往的冷峻面孔上没有丝毫表情,战呈卓的眼睛却紧紧盯着夏以沫:“斯小姐,你是不是N市人?”

夏以沫唇角微微勾起:“战先生也认识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人?”

战呈卓的目光顿了顿,夏以沫话里的嘲讽,让他断定这个人不是斯小林,小林从来不会咄咄逼人。

酒会的主持人悄悄走了过来,对战志信耳语了两句,战志信点了点头。

主持人于是到台上拿起了麦克风:“感谢各位来宾今天来庆祝战氏集团的 季迁之喜。”

酒会正式开始了。

夏以沫与梓筠跟着齐元昌一起跟战家的人打过招呼就散开了。

酒会除了美食还安排了抽奖、拍卖、游戏等环节,气氛渐渐热闹起来。

梓筠与夏以沫与齐元昌分开以后,就来到食品区,战时濂梓步梓趋的跟在后面。

梓筠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一眼专心挑着点心的夏以沫,对战时濂道:“怎么?你想再来一次美女喂食蛋糕?上次那位美女貌似不在这边。”

战时濂苦笑:“梓筠——”

梓筠摆手:“好!算我没说。不过我建议你今天晚上不要给我们惹麻烦。”

战时濂低头,简短的说:“好!”

身后传来脚步声,有些急,是战呈卓,夏以沫此时已经转到了桌子的另一侧。

战呈卓隔着桌子站定,看着夏以沫,夏以沫选了一块小蛋糕正递给梓筠,抬头看到战呈卓:“有事?”

“小林,是你吗?”战呈卓的手握成了拳。

战时濂刚想上前,夏以沫看了他一眼,他站住了脚步。

“战先生说的小林是谁?跟我长得很像?也姓斯?你的妻子?女友?怎么?不见了?为什么?与你分手了吗?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还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?”夏以沫一连串的问句。

战呈卓忽然无言以对。

不是小林,小林不可能这样质问他,如果是他的小林,早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就一定扑到他的怀里来的。

是啊!

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还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?

战呈卓连身边他最讨厌的战时濂都没注意到,黯然的转身。

“战先生,你爱过她吗?找过她吗?”夏以沫却叫住了他。

战呈卓霍然转身:“你,你认识她?”

“不认识!”夏以沫的声音渐冷。

战呈卓抿唇,正待转身。

“不过,在英国的时候,我见过一位夫人,也说过我跟她女儿长得很像。”夏以沫切下一小块蛋糕,放入口中,慢慢地说。

战呈卓的眼睛一亮:“你在哪里见到的那位夫人?”

“医院。”夏以沫优雅地吃蛋糕。

“她因伤心过度住进了医院,因为她的女儿死了。”夏以沫静静道。

战呈卓震惊地看着夏以沫,她也抬眸看着他,声音平静,却也没有一丝温度:“她的女儿喜欢上了一个男人,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,可是那个男人的另一个女人以她的父亲相要胁,让她打掉孩子,离开那个男人,她舍不得打掉,跑出医院的时候被车撞死了,啧啧,真惨!一尸两命,也不知道那个男人知道了会不会伤心”夏以沫摇摇头,放下手中的盘子。

“哦?那个男人不是应该下地狱?”梓筠凉凉接口。

“是啊!那位夫人说,她一定会让那个男人下地狱的。”夏以沫淡淡地说,手伸向了对面的奶昔,没够到,战时濂拿起来递给她,她的手顿了一下,接过来,却放到了一边。

战呈卓如同浸在了冷水中,他脸色苍白的看着夏以沫:“斯小姐,你说的,是真的吗?”

夏以沫双手抱肩,看着战呈卓,淡淡一笑:“战先生,我只是讲了一个我认识的人罢了。你求证真假,我还真不知道到哪去找那位夫人给你做证明。”

章节目录